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用春药哪种好 > 上百万片“药”流入社会(图)

上百万片“药”流入社会(图)


地图标题 / 2020-04-27

  三唑仑俗名药、药,作为国家严格管制的一种精神药品,这种药不允许随意销售。但是不久前,有关部门发现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却违法销售了大量的三唑仑,导致管制药品严重流失。

  今年6月,有关部门在对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这家企业生产的三唑仑没有按照国家规定的销售渠道进行销售,而是非法地将三唑仑大量地流入到社会上。

  据吉林省吉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史兆廷介绍:“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家定点的两户三唑仑生产企业之一,我们对整个三唑仑的生产销售情况全面进行了检查。在检查中发现,截止到5月27日,这个企业共销售了三唑仑片212件,计1658000片。其中销往北京国药集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这是国家局规定的惟一的一个销售渠道,当时看是97件。”

  212件三唑仑药品只有不到一半销往了国家指定的正规渠道,随后的调查更让药监部门感到吃惊。史兆廷说:“销往北京国药集团的97件中,北京国药集团只接收了20件,其他77件已经流入非法渠道。”

  作为国家规定的一类精神药品的三唑仑,在正常渠道内是治病救人的良药,而一旦流入到非法途径就成为了毒品。药厂如此大量地流失三唑仑使这起案件迅速成为了我国建国以来非法销售三唑仑数量最多的一起大案。禁毒局副局长刘跃进说:“三唑仑,老百姓一般管它叫药、药,犯罪分子用来作案,一般就是抢劫作案。这样的事例,过去咱们在古典小说《水浒》里面也出现过。现在的现实生活当中,犯罪分子也经常使用这个手段。”

  吉林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关心透露:“专案组在广东、内蒙古以及河北七个省市收缴回大量三唑仑,目前,流失三唑仑收回将近一半左右。但仍有100多件上百万片的三唑仑尚未追回。”关心认为,在此案中销售人员应该是明知故犯。

  据了解,三唑仑以往是作为国家二类精神药品控制生产和销售的。由于近年来这种药品出现流失后的社会危害越来越大,从今年3月1日起国家正式将其升格为一类精神药品进行严格管制,而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非法销售的三唑仑都是在规定生效之后进行的。

  在国家关于将三唑仑由二类升格为一类精神药品的文件和专门下达的生产计划书中明确规定,三唑仑实行的是定向销售,只能销售给国家指定的北京国药集团。可吉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在对下传达文件时却变成了只要具有一类药品经营资质的单位都可以进行销售,这样文件失去了约束力,三唑仑销售的大门顿时大开。并且,该企业今年以来三唑仑的销售记录,大多的购货单位的所谓资质证书都是伪造的。据《央视》

  依据这个条例,国家将对药品和精神药品实行总量控制。药和第一类精神药不得用于健康人临床实验,也不得零售。此外,邮寄药品和精神药品需出具证明。

  三唑仑是镇静中的一种。因为它口服吸收快、见效快、催眠效果好、从体内清除速度比其他同类药物快,所以曾一度被推崇为最理想的之一。

  服用三唑仑后,人们很快就会出现疲倦、头晕、步态不稳、甚至跌倒等症状。最初用药,对三唑仑反应敏感,不仅入睡快、睡得香,而且睡眠过程中醒来的次数比用药前明显减少。

  三唑仑的毒副作用非同一般,无论是、受骗或自愿,只要超剂量服用三唑仑,都会出现毒副反应。三唑仑的毒副作用主要表现为中枢神经系统抑制,病人醒来后精神恍惚、头晕目眩、站立不稳、神志不清、记忆力下降等。

  三唑仑进入后,可以和一些受体结合,使中枢神经系统进入抑制状态。大脑被抑制后,人很快就会进入睡眠状态。使用几天后,同样剂量产生的疗效就开始降低。如果要取得与治疗初期同样的效果,只有增加三唑仑的剂量。薛东

  在日常生活中,以三唑仑为作案工具的麻抢案屡见不鲜,造成严重后果。饮料下药趁机抢劫2004年12月,一名男子来到广东汕尾市陆河县南万镇罗某的养蜂场里,取得了罗某的信任。随后,这名男子掏出自带的两瓶饮料,热情地递一瓶给罗。罗某推辞一番后喝下饮料,很快便昏迷过去。这名男子趁机抢走罗的500多元钱、1部诺基亚手机和100多斤蜂蜜。此后,陆河县螺溪、上护等镇又相继发生了多起犯罪分子诱骗事主喝下混有三唑仑的饮料,在事主昏迷后实施抢劫的案件。据《广州日报》

  8月28日,在合肥经商的重庆人杨某报案称,他在网上结识了一名女子,于当晚将女子带回家中并发生了性关系。随后杨某喝了该女子调制的含有三唑仑的咖啡,很快人事不省,13个小时后杨某醒来,女网友已不见踪影,家中财物被洗劫一空,总价值达3万余元。安徽电视台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年审结一起11人结伙用三唑仑抢劫案,他们用三唑仑放入茶水中司机趁机抢劫汽车,或以旅游等租车为名进行和盗窃,共抢劫盗窃各种型号、价值达200多万元的汽车19辆。新华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