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用春药哪种好 > 19岁高中少女被下催情药 强迫拍黄碟

19岁高中少女被下催情药 强迫拍黄碟


地图标题 / 2020-04-28

  从对未来充满憧憬的19岁高中少女,无奈辍学后进入平顶山市“一帆”发型创作室打工,惨遭该店老板“卖身”,前后多达10次被拍摄成光碟,以或明或暗的渠道在市场上出售……

  阿丽说“你们能帮助我吗?我……”她咬咬嘴唇,欲言又止。随后,这个年仅19岁的女孩从挎包里掏出了一封控诉书,上面按满35个指印。

  2004年,我进入“一帆”发型创作室打工,7月10日正式上班,每月的工资300多元。几天之后,老板张建华就以关心我为由,让我住到她家里,趁我不注意,在我的茶水里加入。在我神志不清时,其子多次同我发生性关系并致我怀孕。因顾及面子,我忍气吞声,没有告发,但坚决要求打胎。后被张建华自购药物在她家里打了胎。

  在以后的日子里,张建华等人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我,趁我不注意时给我吃了和催情药。2004年9月至12月之间,张伙同十几人在我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强迫我拍录像,做淫秽表演。这样的情况前后有十多次,导致我怀孕并染上各种妇科病。直到今年春节,我才在男朋友李中良化名的帮助下离开了“一帆”。临走时,张威胁我说“如果你敢将这些事儿告诉你的朋友和家人,我就一刀做了你。”此后,她还多次哄我“我以后打发你结婚,要啥有啥,房子也行,汽车也行。”

  阿丽出生在平顶山市湛河区的一个农村,祖辈以农为生。尽管家里的经济并不宽裕,但父亲老贾却颇感欣慰,阿丽在15岁那年考上了平顶山市一所经济管理学校。“通知书都发了,阿丽却不打算上了。”老贾说,“她一心想读大学,家里也很尊重她的想法。”为圆这个梦,阿丽决定复读一年初三,2003年,阿丽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利民高级中学。

  而就在阿丽读高中的时候,她的哥哥也考上了当地的一所职业技校,老贾为儿子支出了一笔不菲的学杂费,这让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捉襟见肘,一家人全靠地里微薄的收入度日。

  经历了短暂的痛苦之后,阿丽开始踏上了走向社会的第一步。她经人介绍进入平顶山一家酒店做服务员,她相信用自己的双手也可以描绘出自己的前途。

  阿丽此后的人生转折始于一个特殊的人物——张更武,老贾认识多年的朋友。2004年春节前后,张更武多次到老贾家,“让阿丽到我女儿张建华开的‘一帆’去打工吧。我女儿的生意很好,旺季月收入都在万元以上。”

  7月10日,阿丽穿过喧闹的街道,走进了“一帆”。在此期间,阿丽重复地做着简单的扫地、擦玻璃等体力劳动。但是令人厌恶的事情不断刺激着阿丽的神经,甚至还有女孩和顾客的嬉戏声从包房里飘出来。3天后,阿丽向老板张建华提出辞职,她说不能适应这里的环境。阿丽事后回忆,她是在张的一再要求下,她才继续留在了“一帆”。此后,阿丽在这里学习了20天的“技巧”。

  此后让阿丽觉得更加恐怖的事情出现了,一天晚上8时许,阿丽吃下了张建华的一碗细面条后感到很困,很想睡觉,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迷迷糊糊的阿丽在理发的椅子上睡着了,当她醒来时感到头昏昏沉沉的。让阿丽吃惊的是,她在蒙胧的睡意中感到被人碰过了。阿丽问同事黄林化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黄告诉阿丽一个令她目瞪口呆的事实——阿丽吃的饭里被放入了。当阿丽面对记者的时候,她肯定地说“还是那一次,张建华也给我放入了催情药。”尽管事隔已久,但阿丽仍能清晰地回忆起那次自己突然产生了强烈的性冲动。

  “后来,张建华在我晚上下班之后,要我陪她一块儿回去,说是李斌张的丈夫,当时犯案被押没有在家,自己不敢走。我那个时候总是同情她、可怜她,本来不想去,却拗不过她三番五次的劝说。”阿丽说。

  无奈之下,阿丽暂时住进了张家。但随后在张建华家里亲眼目睹的事实,阿丽至今仍心有余悸。那是去年8月的一个夜晚,劳累了一天的阿丽很快就入睡了。突然间,巨大的声响从张建华的房间里传出来。阿丽“腾”地坐起来,穿衣下床,从半掩的门缝中,她看到了让她“惊恐万状”的一幕——同事黄林赤身地躺在床上,神态迷离,五六个男人正用摄像机对准黄林拍摄表演,后来又做了那种不堪入目的淫秽动作。

  阿丽扑上去,企图阻止,但被张建华强行拉走。此后,张甩给阿丽一沓钱。“估计至少有2000元,但这样的‘封口费’我是不能接受的。”她说。

  可没过多久,张建华又将目光瞄向了阿丽。阿丽说“有几天晚上下班后,我很饿,但不想花钱买东西吃,就吃了店里的馒头,喝些开水。突然有一天晚上,张建华拿了一个馒头让我吃。当时张表情异常,我坚决不吃,但她趁没有人,慌张地拿了一块儿塞进我嘴里,我挣扎着想吐却吐不出来。我反抗时看见有两粒很小的药片。”

  在短暂的争执之后,阿丽开始昏昏欲睡,张建华见状,连拉带拽将阿丽推到一辆出租车内。回到家后,阿丽被放置在一张床上,阿丽看到了放在地上的摄像设备,房间里横七竖八地站着七八个人。其后,张建华给阿丽灌了一杯“水”,兴奋的阿丽身不由己,房间内的男人们轮番和阿丽发生了性关系。于是,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这罪恶的一幕,短短的一小时后,所有的交易在这个夜晚完成了。

  其间,阿丽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听到张建华曾和对方讨价还价,张开价10万元,在激烈的商讨之后,最终以5万元的价格成交。

  阿丽曾经提供了一张光碟,里面是她在的情况下表演的淫秽内容。7月15日,记者前往平顶山对该事件进行调查。据悉,这些光碟分别被命名为“妙龄争艳”、“台大女学生奇遭案”等。记者走访了平顶山市5个大型音响店。一些受访者表示,这些光碟年前的时候在平顶山以卖或租的形式在市场上流通过,销售得很不错,其中一家就销售过100多张这样的光碟。

  阿丽回到家后整个人都变了,经常不吃饭,沉默寡言,有时候自己一个人傻笑。开始老贾并不知情,等他真正了解到事件的原委时,已经是6月25日了。这一天,天气阴霾,阿丽蜷缩在家里,看着24日写下的遗书,从墙角里找到了尘封多年的农药——敌敌畏。突然,她拧开瓶盖,扬起头,一股剧烈的药味迅速蔓延了整个房间。但就在一刹那,阿丽将第二口农药喷出来。她突然清醒了,她说,她不能就此结束生命,她要依靠法律讨还公道。

  7月15日晚9时,记者对“一帆”进行了暗访,并未发现该店有违规之处。次日晚上,记者再次前往“一帆”进行调查。当时店内已经没有了顾客,记者表明身份后,要求对张建华进行采访。在该店工作人员通报后,张在一个半小时后姗姗而至。

  张在接受采访时承认,阿丽曾多次住在自己家中,并说自己对阿丽很关照,但对阿丽对自己的指控全盘否认,并手指窗外说“如果我要是对阿丽拍摄了淫秽光碟,就让汽车撞死。”

  截至记者发稿时,老贾透露,他已经从平顶山市公安局湛河分局获悉,目前队对该案高度重视,老贾援引一位民警的话告知记者“公安局目前对该案的调查已经到了实质性阶段。”此前,阿丽曾在6月13日向湛河区公安分局南环路派出所报案。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