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用春药哪种好 > 华媒:美国政客给华人灌“汤”吃“蒙汗药”

华媒:美国政客给华人灌“汤”吃“蒙汗药”


地图标题 / 2020-05-02

  要想让这些一肚子贼心眼子的政客跟傻不拉几的选民说实话,简直是痴人说梦,反倒是政客给选民灌汤吃蒙汗药,选民都乐不津地喝下去吃下去。

  本人曾经发过感慨——压根儿就别指望人物说实话。现在又有了新的例证。美国加州的参议员德里昂(Kevin de Leon)起草了一个提案,编号是SB1050,别名叫做“大学储才提案”。这个提案表面上用天花乱坠的花言巧语和巧妙伪装的前后次序掩护着一个难以启齿的目标——排斥打压华人家庭孩子上大学的比例,同时扶持和提高其他族裔家庭孩子上大学的比例。

  几乎与此同时,加州还有一个提案,编号是AB1726,是个亚太裔族裔细分提案,主要内容是把包括华裔在内的亚裔和太平洋岛屿族裔做更细致的分类,分出十多个族裔,其中还把人单独列出。对这个提案的解释也是冠冕堂皇,说是细分之后,政府的资源可以更合理地分配。但是仔细琢磨一下就知道,族裔细分之后的资源分配比例重整,也必然压缩华人子女受教育的比例。

  这两个提案,用大白话解释就明白了,就是给华人预备的蒙汗药和汤,然后给华人背后捅刀子,而又不让华人察觉。在起初的时候,像这类给华人背后捅刀子的提案,表面上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很难让缺心眼的华裔选民看出破绽,尤其是再被提案的起草人当着公众的面那么一忽悠,就更难觉得出里面有诈了。喝了蒙汗药和汤,等到提案通过变成法案,华人明白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只能任由人家随意摆布,感觉是捆着发麻,吊着发木。

  2014年春季,加州参议员赫南德兹(Ed Hernandez)起草的SCA5提案,之所以遭到华人的强烈反弹,就是因为他当时弄得太露骨。根据SCA5提案,赫南德兹直言不讳地要求加州三大高等学校系统扩大少数族裔学生的入学比例。虽然华裔也算是少数族裔,但华人家庭特别重视子女的教育,华人学生的学习成绩与白人学生难分伯仲。在教育成就方面,华裔是少数族裔的佼佼者。如果把华裔跟其他少数族裔混为一体,华裔学生的成绩不论多么优秀,也会受到族裔学生入学比例的限制。

  记得当时加州众议会的华人众议员周本立(Ed Chau)在被媒体围住逼着他对SCA5提案表态的时候,他说,他反对“现有版本的”SCA5提案。换句线的措辞做些调整,他或许就会赞成。

  现在好了,由加州参议员德里昂起草的SB1050提案,就是换了个角度重新包装一下再拿出来亮相。这个提案的主要内容是:从幼稚园至十二年级高中(K-12)建立与加州大学及其他专上教育机构之间更强的升学管道,尤其是那些拥有75%或以上低收入、英语学习者、寄养青年学生的学校。要求加州州立大学(CSU)系统、加州大学(UC)系统增加保留学额(招收新生额度),确保这些学额能够为加州公立学校的贫困及工薪家庭学生提供教育机会。另外还有一条就使得这个提案接近原形毕露的程度了,那就是如果想要得到州政府的教育经费拨款,必须扩大对低收入家庭学子的招生比例。

  仔细琢磨一下,在加州乃至在美国,华裔作为一个整体,是以低收入著称吗?显然不是。那么,那几个族裔的低收入家庭比较多呢?答案大家心里有数。SB1050提案提出的切入点很巧妙,可以堂而皇之地说出来,掷地有声地说是要为低收入族群提供高等教育机会。这个理由拿出来,谁都不好意思说反对。只要不发生像SCA5提案那样的华人群起反对的浪潮,SB1050提案就很容易过关。到时候,华人受骗上当挨了坑,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南加大中国学生瞿铭吴颖被杀害、南加大中国学生纪欣然被杀害。在这两起恶性命案当中,谁家的孩子是生活在低收入家庭中呢?所以,华人下一步一定要逼问SB1050的起草人以及支持这个提案的华人民选官员,杀害瞿铭吴颖的凶手算不算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杀害纪欣然的凶手算不算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郭剑)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